逃出这斗罗大地

640?wx_fmt=jpeg

题记

一个人一只脚踩入了泥潭中,他弯着腰,双手死死的拽着腿,费尽心力的终于拔了出来,跌坐在旁边,看着自己满腿的泥泞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最近老是出现这个画面,它给我的寓意便是,我要努力不使自己越陷越深,应该看清当前的现状,不至于最终双腿都陷了下去,然后又假装随遇而安,内心期许奇迹,可是紧闭双眼只顾许愿,没曾发现机会刚刚擦肩而过。

而如何能够走出当前的困局,除了自身的力量之外,需要借助外力刺激,于是那些身边的励志故事,总能鼓舞你的士气,让你在迷茫之中看到曙光,因为太过真实,所以不需怀疑。只要寻得秘方,守得岁月,终有出头之日。

近期遇到一些朋友,散发出来的朝气,以及不服输的斗志,让我在一段时间,陷入了焦虑当中。最怕的不是说出口,而是坚持不懈的笃定执行。我看着身边这些朋友,每天持续的努力,奋斗,惹得我也开始心内沸腾,加入了此列,为了各自的梦想,相互激励,相互学习,这股力量,像是一个漩涡,它卷动了我的思绪,让在这沉寂的冬天,掀翻了巨浪。

我们需要榜样,需要周围都在一个上升的趋势里面,那么这股力量会让你的方向变得清晰,坚定,你会穿过迷雾,终于抵达一片绿洲,那片属于你的世界。


对于我的记忆力,我是真心不敢苟同。我很容易将时间记混,将梦境与现实穿插,有时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,却也庆幸这种奇遇。今天,就借着这个时间,跟大家说说我的奇幻世界。


正文


记得多年前,有位道人给我占了一卦,说我今生总能在一山头结缘,结的一生挚友,打造一片天地。我是随手掀翻他的布台,折了他的番号,什么神机子,我看是神骗子。一脸不屑的朝他啐了一口,骂骂咧咧的便往家走。走过桥头便是家门,可当我走上桥头,发现前面早已无路,我只能退回,找寻别的路回家。于是,我便沿着河流,一走便来到一座山下,抬眼一望,几个大字当中而立:寒云山。

我心道糟糕,这是着了老道的幻术,回身望去,便是汪洋,我想这是没得退路,进了他的结界,只能硬着头皮,朝山门迈去,顺便探探这老道的道行深浅。

门口冷清,有一个巨大的水池,不知道作何用途。只听得有扫地的沙沙声,我扫了门禁

640?wx_fmt=jpeg

推门而进,一眼便望见庭院中间,一个一米八几的小伙,手中握着一把扫帚,信步悠闲的扫着脚下的落叶。我上前打听着寺院的渊源,没想到对方只是淡淡笑笑,示意我无需多说,一切眼见为实。我一想既然来了,索性就逛个透彻,将这寺庙探个明白,到底谁在装神弄鬼。

穿过一座佛堂,随处几数寒梅,听得远处有人念着什么,却总也听不清到底是讲的什么。我便拾级而上,有了雅兴,将这一路美景不能辜负。

向上走了约莫半个钟头,望见在一个巨大星球里,有个穿着道袍的人问着SQL的注入扫描漏洞,只见正中坐着一个中年,谦卑的姿态,并且热心分享,答疑解惑。胸内藏乾坤,玩弄数据库技术于股掌之间,绝非花拳绣腿,而是绵绵无尽的吸星大法。我是站在旁边不时观瞧,听得如痴如醉,偶尔还会插上几句,奈何才疏学浅,听了一会便有些厌烦,觉得毫无意思。对方好像揣摩透了我的心思,对着我说,这位施主,空有好学态度,没有实战都是空中楼阁。不信,扫扫看看

640?wx_fmt=jpeg

你正插入一条sql语句,在我的用户数据中,快邀好友,将我数据库搞崩吧。

我一想我去,如此走火入魔,心中却一直惦念着,我的数据是否正插入在他那浩海的数据库中。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一只小鹿从眼前蹿来蹿去,我一瞧这山林之间,竟有如此野味佳肴,于是便起歹念,准备捉来,上架子去烤烤。没曾想到,一个大三的小鹿,这是个幼崽子,于心不忍就放之任之。偶然间小鹿跳出视野,扫除我内心的寂寞,朝我丢了一张照片,那是冬日的清晨,挂冰的屋檐以及寒霜笼罩的山丘。配着旁白,my name is fawn。如此元气满满,让人好生羡慕,只见他时常穿梭在群山里,偶尔销声匿迹几天,猛地出来,也不知从哪个树后就窜到跟前,丢出一个创业魔晶,小鹿留言。我是经不起诱惑,扫了下图,一探究竟。

640?wx_fmt=jpeg

在小鹿留言中,一个名字被我锁定。一听这名字,这么自信?子帅子帅,就你最帅。我这不自量力的跑去PK颜值,输了个毫无脸面可言,本想拼个才华,在Android世界正杀的昏天暗地,这家伙直接祭出外挂,搞了个python脚本训练营,无奈没做防备,败下了阵来。拱手抱拳,便从武斗改为文斗,把酒言欢,却是越聊越嗨,从他的公号里,竟然看到了岁月悄然的改变,以及他的成长故事。听到他说,后会有期,我也起身相送,只留风中一个帅帅的背影。犹记得,刚才临走之前,他说了他的名号,往后如若有事相扰,后台留言就行。我总怕忘事,随手画了下来,你看,就是如此。

640?wx_fmt=jpeg

输了python,那就重新筑塔,他日相逢,定要决个我赢我赢。在python的苦海,划着一条破船,寻找着武林中的秘籍。就在漂过一个小汀,那岛上闪着一个logo,空气中传着声响,等到十米之遥,仔细聆听,才知道胖爷我可是练过的。我这一想,既来之则安之,不如下来稍作停留,看看这胖爷有什么过人之处。门口当中,挂着一个牌匾,大书Hello Python!,进门左手池中,几条巨蟒盘在那里,几个小丁把守两旁,我像个不速之客,谨小慎微的移动着脚步。咳,当我刚跨过门槛,步入大厅,便望见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哥,朝我招手示意。我便寻了个位置,坐在雾气腾腾的池中。四顾左右,一个书童模样的人,朝我递了本书,我一瞅,便如获至宝。《万字谏言学 Python》正是解我心中困惑,如沐甘霖般,便将其狼吞虎咽,咀嚼了一遍。于是便起身,准备找那个自称很帅的小伙,准备PK个胜负,正准备出门,被门卫拦了下来,向我手里塞了个字条,说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。

无奈,我的好奇心太重,刚出门拐进小巷,便急忙打开纸条,上面横七竖八,像个迷宫似的,我是一脸迷茫,不知这其中有何玄机。我想这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之中,总有人可解我心中谜团,当你解除这奥妙,记得告知。我只将这迷宫铺展开来

640?wx_fmt=jpeg

愿你能猜透这谜题,将谜底发给code gg。


640?wx_fmt=jpeg

我这快步下山,来到那个自称帅帅的小子跟前,脑海中想象着被我狂踩脚下,心中便暗爽不已,不由的大声狂笑起来。对方面无惧色,竟陪着我大笑不止。这一笑可要了亲命,惊扰了嫦娥的美梦,玉兔精骑着筋斗云,来到面前,杀气腾腾,身上绕着七彩绸缎,左手握着乾坤圈,右手拿个葫芦,朝我吼道,小贼,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?

我是心内一愣,倒不是被她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到,而是这家伙拿出这么多法宝,感叹贵圈真乱啊。

就在我这一愣之间,只瞧妹子大喊一声咪波波,不知从何出冒出一个两人,一个母鸡头般模样,手执金槌,一个一身素衣,手执两面圆镜。刹那间阴风阵阵,电闪雷鸣,一声巨响,眼前齐刷刷的一排千年松柏,轰然倒下。

我心道不好,这是杀心已起,赶紧逃之夭夭。仓皇逃窜之间,从兜中掏出我的法器,丢在空中,嘭的一声,一个机器人便赫然出现在眼前。

腾腾两下,脚下生风,我便躲在机器人的腹中。随着我的输入指令power by android,机器人便"风驰电掣"一般,朝着山下飞去,只见身后子帅骑个扫帚,尾随而来。紧跟其后的便是雷公电母,我一瞧这是赶尽杀绝之势啊。随即启动全核模式,嗖的便向山下奔去。

轰隆隆一声巨响,山风呼啸而过,顷刻间暴雨如注,我是连挡连杀,仓皇狼狈。一只秃鹰俯冲下来,梆梆几下,我的机器人便被搞得短路,晃晃悠悠的便栽了下去,还有我啊的惨叫声。

命不该绝,以为命丧于此的我,发现自己躺在巨大的斗篷上,看来是得救了。四处张望,寻着救命恩人。只见一个浓眉大眼,留个平头的小伙,身边站着一个留着齐耳短发,穿着连衣裙的妹子。朝我这边频频示意,并走了过来。一番寒暄才知,两个是一对情侣,男的叫李雷,女的叫韩梅梅。我正表达着我的感谢,两人忙摆手谢绝,指着一人示意我应该感谢的是他。我一瞅这不是小鹿吗?这家伙是学傻了吧,暴雨浇湿了全身,竟能浑然不动,口内念叨:my name is fawn. 我急忙上前,大骂一声呆子,便扛起来往山下跑去,幸好脚踩乾坤,脚上绑着神行马甲,身后呼啸而来的风,充满杀气,此刻我这万念俱灰,只为逃命。

呼的一声,一根粗如环抱的半截木桩,从头飞过,啪的一声,我知道左肩上中了一掌,肩上真火被拍灭,一个趔趄,口中鲜血直涌,我是身如空空的麻袋,跌入悬崖。

也是前世是猫,九条幺命,我是吓得脸色苍白,神志还算清醒,被这眼前奇景所震撼。两旁苍翠松柏,山涧潺潺流水,山上乌云压天,惊鸟四散飞去,我是躺在一条居巨蟒身上,蟒腰上正是胖哥,朝我挤眉弄眼,嘚瑟着驭风之术,我也觉这一切不可思议,巨蟒无翼,竟能在天自由飞翔。算了,反正此刻倦意袭来,躺下准备酣睡,斜眼一瞧,只见巨蟒尾巴摇成螺旋桨,让我有些啼笑皆非。

胖哥大吼一声,我也是练过的,却没去应敌,我心想这胖哥也不过如此,怂蛋一个。等我再仔细一瞧,胖哥嘴角露出一丝殷红的血,我才看到背上那不起眼的一把短剑。雷声逼近,不敢半刻迟疑,只有奋力逃生,才为上策。可是我又心中一想,这样终究无法逃脱,身后这敌人毫无退兵之意。可看胖哥坚毅的目光,感觉他心中早有方案。

看着两旁的风景呼啸而过,山间的寒冷进入肌肤,山头涌下来的暴雨,瞬间汇成洪水,滚滚而下,远远望见一个穿着花哨的裤衩,奔波在各个泄口出,打着补丁,防止注入攻击。我一想糟糕,忙示意胖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胖哥果然练过,巨蟒一个腾挪,我是被颠的胸内翻江倒海,还没来得及反应,这个花裤衩的神人,便也挂在蛇背上。

我是一脸狐疑,这家伙不是SQL大神,之前那身旁的弟子们,都跑去哪了。对方像是我肚里的蛔虫,说道那些人都下山布道去了,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。我嘴上不言,心道牛掰。胖哥还是驾着神蟒,看不出任何慌张。后有追兵,这家伙不会失忆了吧,我是看着近在咫尺的玉兔精,还有那的雷公电母助威,虎视眈眈的朝这边杀来,越来越近,感觉又是一次鏖战,我问胖哥这是要寻谁,胖哥只说是位高人。

说道惊险,哪有紧急刹车刺激,只见巨蟒身体一直,便直线下坠,我是忙抓着花神裤衩,怀里还抱着昏昏欲睡的小鹿,心想这家伙真是神人,嘴里一直念着my name is fawn。花神找到巨蟒的漏洞,一个SQL插入信息便永久的写入了它的记忆,伸出了一个长长的支架。胖哥一看它的神兽被人攻击,本想下来斗法,却分身无术,这巨蟒还在快速下坠,需要他的操控,才能安全着陆。

在胖哥灵活的操控下,巨蟒终于归于平静,落在了一个巨大的池子里,我抬眼一望,正是来时的山门。胖哥从巨蟒跳下,快步敲击山门,只见开门者,就是那个扫地僧,我还没琢磨到这是怎么回事,只觉身后风动,心想此命难道此劫,万事休矣。乒乓几声,归于平静,我是神游之际摸了下脑壳,嗨,真是贵人相助。再抬眼一看,花神潇洒的背身站立,那风吹过,我想他是不是需要弄个裤衩遮羞先。

玉兔精是败下阵来,看来混乱的生活还是影响了修行。雷公电母没有息战之意,只见两人眉头一动,地动山摇,一时间一条沟壑便已形成,山水向发泄似的快速聚集,瞬间便形成了巨浪,那波涛滚滚的江面上,竟然乌压压一片,不知是什么怪物。我一想这是糟了,那老道算对了我的前生,却没给我算这劫该怎么渡。

远远地望着胖哥跟扫地僧,一切的希望就只能寄希望于那个扫地僧了?突然间我是万念俱灰,没得念想。花神这时也来到我身边,瞧出了我的疑窦,给我说道这位扫地僧,姓高,据传说有点石成金,化腐朽为神奇之力。我心内腹议,姓高就是高人,这么鬼扯?花神气定神闲的望着山门,等待那奇迹时刻。

江面之上,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怪物,天空也阴暗下来,潮湿的雨水早已打湿了双眼,内心的惶恐都开始颤抖。也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什么东西,从我脸划过,我只道大事不妙,黑压压一片蝙蝠便涌了过来,我忙用手遮住伤口,想起了嗜血蝙蝠。这时只瞧见山门之处,金光灿灿,犹如洪钟之声传来,k....8....s....。身旁的小鹿这时迷迷糊糊,被唤醒过来,看到我一脸惊喜的说道:my name is fawn.我心想这什么鬼,你这呆子,此时命都不保,学的什么鸟语。

江面朝这边压了过来,神兽也都露出了原形,幸好小时候喜欢山海鬼怪,有些还能认出来名字。为首的其叫声如婴儿啼哭,喷火吐水,人称九婴,后面钩蛇,玄狐,鬼杌等一众怪物现身,这是大灾之相,即使法力无边,也难出此海。看着山门渐渐熄灭的圣光,我知道永久的黑暗即将来临,那期许的光明将要遗落星辰。

该来的还是来了,周遭一片黑暗,好无声音,这死寂一般的黑暗,没有什么生机可言。就在我绝望到崩溃的时候,耳边突然听到了声响,有人向我靠近,我是浑身一紧,这黑暗之中,还能有什么鬼怪。

"Hello,my name is fawn."

"hello Python."

我竟然没挂,小鹿胖哥也在。不知谁搞来的火石,点亮这黑暗之夜,等我半晌适应过来,才发现大家都一切安好,望着这个封闭的沙盒,里面一应物件应有尽用。火光映在花神的脸上,裤衩的残缺不影响光辉形象。我在寻着某人,花神伸手向我指了个方向,我看见一人,爬上长长的梯子。


上帝说有光,他拧了拧灯泡。

我不禁大呼奇迹,这一切如此的神奇,这位姓高的,果然是高。俗话说,乐极生悲,得意忘形。就在我癫狂的奔跑当中,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,摔出了几米开外,撞在一个长长的柱子上。

靠,这谁睡在这,凑身一看,这不是那个帅帅的小子,我一脸坏笑的盯着这家伙,想起一句:真是狭路相逢。

干!我说。

干!梯子上的高人说。

干!胖哥说。

干!小鹿说。

干!花神说。

干!子帅说。

突然间,所有人紧张了起来,因为这时他们听到,就在docker容器的一个角落,传来机械又刺耳的声音,还夹杂滴滴答答的水声。

只见一个巨大的树怪,生枝如人形,身青黄色,面白,头有发,稍长大,凡长六寸一分,快速学习着,生长着。这声音显然粗糙,但却令人头皮发麻,什么时候它潜入进来,所有人不知所措。只望着它,看着它滋滋生长,一瞬间又增加了几倍,口中混浊的吐着那个字:

干!



结语


江湖从不缺故事,我们从不缺梦想。


640?wx_fmt=jpeg

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
相关推荐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像素格子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